漆雕鸫饭

一个大写的冷cp爱好者

【all邪】三世虚弥(吴邪生贺)

3.4就写了,3.9才写完,现在才有时间发。

没什么可以说的,一个小透明

这是按盗八结局写的,可能会觉得莫名其妙,明明官方放了十年了

但在我心里就是这种感觉,没有完。

他们的故事不应该完。

下面放文,小学生文笔,ooc勿怪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 我……是谁……?

         我望着水中那个年轻男人的影子,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,水中的人和我做了一样的动作。脖子上很光滑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不是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我看着水面,“啪”从上不知何处落下的一滴水珠打破了水面的平静,影子破碎,我将手伸进水里试图抓住些什么,却只是使那倒影更加凌乱。

        时间是静止的,没有白天和黑夜之分,我不知道我来到这儿有多久。抬起头,满目墨色,看不出有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只能靠自己了啊!我站起身,却突然愣住,只能靠自己?那之前我所依靠的,是谁?

        我……又是谁?

        水面雾气弥漫,看不起对岸,也看不清深浅,我决定绕湖走。枯燥,除了枯燥没有任何感觉,身体一直保持在最佳的状态,不会饿也不会渴,因为没有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 湖大概是个椭圆吧,迷雾中模糊露出一座直通到黑色深处的柱状物。

        我继续向前走着,眼前出现了一条近百米来宽的青石路,路的两旁树立着数十米高的石柱。

        衰败,这是这堪称奇迹的建筑给人的唯一印象,衰败过后,便是那死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    湖边隐约有一座浮桥,可能是通到那柱状物的吧。我想着,却向相反的方向走去。不要去!不知为何,心中冒出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 接着便又是枯燥的走。

        我沿着青石路向前走着,越走破败感越强烈。脚下的青石板已经开裂,路旁的石柱也开始倒塌断裂,最终我走到了路的尽头——一扇巨大的青铜门出现在我的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 从我来的地方传来阵阵号角,在号角声中夹杂着细微的铜铃声。

        是从那岛心的柱状建筑上传来的吧。莫名我思索起铜铃的来源。

        我走近青铜门,发现门边的石壁上刻满了字‘’吴邪吴邪吴邪邪吴邪张起灵张起灵张起灵”。吴邪是谁?张起灵是谁?看着这两个名字我觉得莫名熟悉。我是谁?吴邪?张起灵?

        我试着用随身的刀,在石壁上刻下这两个名字,从笔迹上来说,张起灵更像是我的字。我是张起灵吗?那……吴邪,又是谁呢?

        号角声停了,铜铃声却越来越大,我的头有些迷糊,别摸索着靠着那青铜门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 眼皮越来越重,在半梦半醒间我似乎听到了门的那头传来一个男声“小天真,胖爷来看你啦”接着换了一个人,听声音就没个正形,有的没的说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    又一个人打断了他,两人吵了几句。最后一个低沉的男声说道“吴邪,生日快乐”

        “噹”一声巨响,我清醒了过来,再俯身去听,什么也没有听到,我……是吴邪吗?张起灵……是,我是吴邪。

        我笑了,站起身,拍了拍根本不存在的灰,向来的地方走去。那湖中的建筑到底是什么呢?

end.

评论(2)

热度(6)